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回網頁頂端

最新消息

[ 新聞分享 ] 長榮空服員罷工頻遭「厭女」仇恨言論襲擊 東吳教授:媒體跟社會從嚴峻道德標準苛責女性

2019-07-16
「APEC人權工作坊」12日以女性勞動人權跨國合作為題為題,邀請多國學者共同參與討論。(取自陳瑤華臉書)

媒體、整個社會聲音太從很高很高嚴峻的道德標準苛責女性,這是我們要去努力改變的……」長榮空服員罷工退場後陸續傳出有機師、空服員因為私下「加料」說詞遭解僱,引起社會廣泛討論,而今(12)日聚集台灣、日本、菲律賓、越南各國學者之「APEC人權工作坊」上,罷工期間輿論對女性空服員之仇恨言論也意外成為討論內容之一。東吳大學哲學系教授陳瑤華便感嘆,整個媒體跟社會以極高道德標準苛責女性,這是應去改變的現象。

本日工作坊以女性勞動人權跨國合作為題,陳瑤華開場提到,台灣與亞洲經濟若沒有女性大量的身體與情緒勞動,就不會有現在這樣的成績,而經濟與正義應兼顧,5月非洲盼效法各區經濟人權聯盟,這是亞洲應該急起直追的。

而講者之一、大阪市立人權研究中心主任Mariko Akuzawa本日講題談日本人民法院如何處理性別議題,以2000東京處理慰安婦制度事件、2011亞洲人民法院處理成衣工人議題為例,Akuzawa表示亞洲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設立人權法院,目前能呈現真實樣貌的是人民法庭,尤其性別方面的議題。

Akuzawa也說,或許今日工作坊有些與會者無法到場是因長榮航空罷工事件,但她相信與會者都不會被影響,這代表工會力量受到矚目。

中研院法律所學者、現任台灣民主基金會執行長廖福特表示,他希望在台灣不只透過學術團體與學術團體奮戰,也要有亞洲人權法院產生。亞洲基本工資聯盟東南亞區域負責人Wiranta Y. Ginting則以印度、柬埔寨、斯里蘭卡、印尼4個亞洲人民法庭開庭經驗談成衣產業工人被侵犯的困境,多數工人是女性,品牌拿走絕大多數的獲利、工人只能拿走少數的薪水,他盼品牌願意付給這些成衣工人最少維持生活的薪資、使工人有尊嚴生活。

而被台下記者問起對長榮罷工想法是,陳瑤華首先向各國與會者介紹罷工概況:「他們是合法程序發動的罷工,但有些厭女跟詆毀他們的言論,一些公司企業跟台灣社會不那麼支持、表達遲疑態度,現在等於罷工結束後有些秋後算帳的現象,像是有位機師跟空服員只是在內部群組發言,公司就決定機師跟工會女性要被解雇。」陳瑤華表示,近日聯合國新人權理事會討論到女性與資方做協商特別容易受到「秋後算帳」、容易在協商時被資方用強大壓力拒絕,所以需要對女性群體提供更多協助。

日學者:台灣為什麼強調空服員是女性?

來自日本的Mariko Akuzawa則說,她因為有個同事受到長榮罷工事件影響,特別上網看日本相關報導,發現日本媒體並不會特別強調空服員是「女性」,但看到台灣報導卻都強調空服員是女性,她其實不太確定為何台灣媒體要特別強調性別。

談起台灣社會的「厭女」言論(諸如批評空服員「貪得無厭」、「公主」等)及資方的「秋後算帳」,Akuzawa強調這些仇恨語言、權利侵害都是在私部門,是跟整個公民社會有關,台灣應加強人權教育。

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副執行長黃鈴翔也說,性別刻板印象在媒體上非常嚴重,包括「貪婪」什麼的,這是教育要更努力的方向;此外,女性在協商能力上也是養成不足的,這也要努力。

女性爭權初期常遇巨大反彈 學者:應思考如何「無痛」爭權

亞洲基本工資聯盟Wiranta Y. Ginting表示,一般來說女性工人或女性爭取自己權益總會在初期碰上相對大的反彈,從全球性的MeToo運動來看也是如此,但若有越來越多人出來講話就會有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這樣的事情,從MeToo經驗也顯示團結一致非常重要。

菲律賓女性企業委員會主席Chiqui, Escareal-Go則感嘆,目前都已經21世紀了還有MeToo、而且還不是過去事、現在都還有女性被騷擾,從社會文化觀點來看要想想怎麼讓女性得到權利的同時越「無痛」越好,而從家庭觀點,Chiqui表示研究顯示社會上許多高成就女性是受家庭「榜樣」影響,因此希望社會能建立一個生態系統讓女性發聲爭取自己權利,也要有更多男性倡議者與女性榜樣。

【本新聞轉載自風傳媒-謝孟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