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回網頁頂端

最新消息

[ 文章分享 ] 被遺忘的報導:東京醫大「厭女」歧視入學考,後來呢?

2019-01-03
震驚社會的東京醫大性別歧視入學考,後來呢? 圖/美聯社

私立東京醫科大學才在2016年風光邁入創立100週年,未料2018年的入學考黑箱操作被揭發後,不僅捲起東京醫大百年未有的風暴,日本各大學醫學科系重男輕女的結構壓迫,更成為眾人髮指的弊病。 

今年7月東京醫大因為賄賂醜聞,意外爆出黑箱入學考的案外案,學校被揭發長年來為了抑制女性考生入學,暗中操作考試分數來「控制人數」,導致無數女學生和重考生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落榜,情事之惡劣引發輿論撻伐。日本文科省在此案之後展開全面調查,為了彌補被校方蓄意剔除的學生權益,學校也相應端出補償措施;時隔半年多,各方調查結果陸續出爐,震驚社會的東京醫大性別歧視入學考,後來就沒事了嗎?

挽救名譽?東京醫大史上第一位女校長誕生

醜聞爆發後,東京醫大時任理事長臼井正彦、校長鈴木衛,因涉嫌關說與收受不當餽贈,雙雙在8月辭職,並以贈賄罪起訴。之後,代理校長宮澤啟介在8月7日召開記者會,向社會大眾「謝罪道歉」。

從幫文科省高官之子走後門入學的事件、到後來的分數黑箱操作,東京醫大的名譽一落千丈,不僅大眾的信任度幾乎歸零,連其他醫學相關評鑑單位都質疑校方的行政系統。在醜聞風暴之中,東京醫大10月份遴選出新校長——林由起子——她是東京醫大創立百年以來第一位女校長,校方的用意一目了然,希望藉由校長的「性別正確」,來平衡外界對東京醫大的厭女印象。

現年57歲的林由起子(はやし ゆきこ)上任時坦言,東京醫大正面臨嚴峻的考驗,接下燙手山芋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處理被害學生的補償問題。

為了彌補分數操作的缺失,校方提供44個追加合格的錄取名額,讓本來成績通過、卻被黑箱刷掉的被害考生重新申請,並在下個學年度入學。根據東京醫大的資料,2017和2018學年度共計有101名落榜考生符合資格(包含重考生在內、男女皆有),其中有49人申請在下學年度入學,但因為開放名額只有44名,其餘5人仍被校方以「額滿」為由退回,形同於「二次落榜」,諷刺的是,這5名再度被刷掉的學生也都是女性。

作為補償措施的追加錄取,結果再次引起爭議。而且校方是拿明年度預定招收人數的120人來填補,因此這一波補錄取會排擠掉之後的考生名額,讓正準備專攻東京醫大的考生大為不滿。

另一方面,考量到學生的消費者權益,今年12月由NPO法人「消費者機構日本」率先在東京地方法院向東京醫大提出訴訟,要求學校退還考試報名費給受害學生(金額約在4萬日圓至6萬日圓,約新台幣1萬至1.7萬左右),訴訟可能還會進行到2019年才有初步結果。

東京醫大的明日危機:入學意願降低、醫學評鑑衝擊

東京醫大未來還要面臨動搖學校經營根本的危機,首當其衝的就是考生入學意願驟降問題。

根據日本著名預備校「河合塾」的調查,受到醜聞的影響,有志報考東京醫大的學生比例數降低,去年模擬考的東京醫大志願考生有132%、今年10月驟降至85%,另一間駿台預備學校在同時期的模考數據也顯示下滑趨勢,而且不只是東京醫大,今年4月發生美式足球員惡意擒抱攻擊事件的日本大學,也同樣落得考生紛紛走避的下場;《朝日新聞》指出,志願考生減少是被醜聞拖累,而且前景並不樂觀。

衝擊之二,是醫學評鑑機構的不信任。在今年11月22日,日本醫學教育評鑑機構(JACME)針對東京醫大入學考醜聞,取消了該校的國際認證資格,JACME理事長表示,在東京醫大解決不公正入學問題之前,有必要再進行評鑑申請。認證資格被取消,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東京醫大在醫學教育和醫療方面的國際信譽,也可能導致畢業生在國外執業的機會受阻。

JACME是在2015年12月1日正式成立,結合日本文科省與全國80所醫學院校的醫學教育評鑑機構,並引進「世界醫學教育聯盟」(WFME)的全球評鑑準則,針對教育品質與醫療資源等方面進行評鑑,是日本國內唯一與世界標準連動的相關機構。

2017年JACME開始了第一批大學教育評鑑,當時東京醫大在4月通過評鑑、取得JACME第一號認證,沒想到資格到手的一年多以後,因為性別歧視問題而遭到取消。校方的信譽損害之外,還直接影響東京醫大學生的畢業出路,《日本經濟新聞》指出,失去JACME的國際認證,最快在2023年的畢業生恐將無法報考美國的醫師執照。

所有的歧視都不可原諒」8月3日,民眾聚集在東京醫大的校門口,抗議校方的性別歧視問題。 圖/東京医大等入試差別問題当事者と支援者の会
文科省調查報告:還有哪些大學有問題?

東京醫大之所以特別排擠女性,其理由是「女性在職場流動率太高」(結婚或懷孕使得人員暫離),造成醫療現場人力不足,校方還義正嚴詞地說,一切壓低分數的手段,都是為了日本醫界未來所做的「必要之惡」;這句「醫界告白」同時透露出結構背後的隱憂:還有其他醫學院校可能也採取了相同的作法。

文科省高等教育局立即在8月展開緊急調查,針對全國81所有醫學相關科系的大學,以書面資料以及實地調查等方式,檢驗各個大學是否同樣存在對考生性別、年齡或家世背景的黑箱操作與入學不公現象。

這份《緊急調查報告》在12月14日公布結果,包括東京醫科大學在內,總共有10間大學確定存在不公正入學考試的弊病,包括國立神戶大學(名單中唯一的國立學校)、順天堂大學、昭和大學、岩手醫科大學、金沢醫科大學、福岡大學、北里大學、日本大學、聖瑪麗安娜醫科大學等。其中順天堂、北里以及聖瑪麗安娜,都被發現針對女性考生刻意壓低分數。

順天堂大學的案例也讓輿論瞠目結舌。在調查報告發布之前,各校陸續在第三方調查之下公開入學考試成績等資料,結果順天堂同樣特別針對女性考生扣分,其理由是:女性比男性發育來得快、思想更成熟,因此面試時因為溝通能力好的關係,容易取得漂亮成績;而男性要在入學後就會逐漸成長拉近兩性能力差距,

『 因此為了平衡男女雙方的能力差距,女考生要先扣分。 』

順天堂大學的理由幾乎達到匪夷所思,批判聲浪隨即湧現,校方還另外提出一個理由是:「女生宿舍寢室不夠,所以扣分減少學生數量。」順天堂過去6年當中,男女考生合格率差距達1.67倍,2018年度共有男性2,372人、女性1,779人報考,錄取者為男性239人、女性93人。

巧合的是,順天堂大學與東京醫科大學之間也有著奇妙緣分。順天堂最早的前身是1838年創立的蘭方醫學塾「和田塾」,而後開立醫學塾順天堂、直到1943年成立專門校,1946年正式升格為順天堂大學。

而東京醫科大的前身:東京醫學專門學校在成立之初,因為師資不夠的關係,1916年時從順天堂延聘了醫師前來講習,算是奠定其經營基礎。而今年東京醫大新上任的女校長林由起子,其實還是順天堂大學畢業的校友。

女性不活躍社會:女子醫大之必要?

在文科省的調查之下,已經不只一間大學長年存在性別歧視,也透露出醫界對女性而言可能並非友善的職場環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於2015年強打「女性活躍推進」政策,改善婦女勞動職場、打造友善環境,最終能建立起女性活躍社會;但東京醫大所暴露的瘡疤,卻間接證實了社會結構一時半刻難以撼動的絕望事實。

根據NHK在8月針對醫療相關女性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有高達6成的女性「能夠理解東京醫大女生扣分的做法」,顯示出這種排擠女性的手段竟已成為社會心照不宣的潛規則。在性別歧視的風暴之中,專收女學生的「東京女子醫科大學」成了微妙的存在。

東京女子醫大以培育女性醫療人才為宗旨,前身為1900年成立的「東京女醫學校」(台灣第一位現代醫學訓練的女醫師蔡阿信,即為該校畢業校友),戰後升格設置為女子醫科大學。東京女子醫大的醫學部唐澤久美子教授,針對一連串的醫學系醜聞表示,其他大學的醫學系都存在歧視女性的問題、而社會氛圍也是如此。考量到這種差別待遇,為保障有志攻讀醫學專業的女性,「在實現男女平等之前,東京女子醫科大學有其存在的必要。」

唐澤久美子指出,現代的醫療現場不乏有能力的女性,對醫療勞動而言,將女性剃除是本末倒置的做法。記者鳥集徹在《文藝春秋》的專文裡也表示,東京醫大風暴的核心問題不在於女性醫師,而在於日本醫療人力崩壞的老毛病。

日本在2006年前後流行「醫療崩壞」一詞,醫療預算緊縮造成醫院赤字、連帶人力不足和超時過勞的弊病叢生,以及日益增多的醫療糾紛等等,鳥集徹指出,部分醫學系之所以針對女性扣分,背後原因與勞動力的惡性循環不無關係。不改善結構問題,取而代之的是在大學就先刻意篩選人力,「醫學系拿女性開刀根本是時代的錯誤」。

如何補償受害學生、追加錄取名額以及挽回校譽,對於各個遭文科省點名的學校而言,還是個棘手難題。有鑑於這次延燒的弊病,文科省為了確保不再有優待特定考生、黑箱操作扣分等問題出現,預定將於2019年召集各大學和法律專家,制定入學考試用的共同標準。


【文章轉載自轉角國際-轉角說】